笔会佳作(四):习惯与改变

一滴水掉下来了,我以为是树上的露水,结果不是。这是雨水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阴云密布了,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这雨便珠成串,串成帘,哗啦啦地下了起来。电闪雷鸣,大雨狂泻而下,我的麦田在雨里瑟瑟发抖,在风里卑微的弯下了身。

2020-09-24 14:24:29

笔会佳作(三):习惯与改变

袅袅炊烟是小街无声的梦呓。早晨的炊烟风轻云淡,如同天边破晓的晨曦。清灵疏朗,晨钟暮鼓一般,当这飘落的云一家一家升腾时,静默的小街又有了灵动,书声水声和锅碗碰撞的脆响交织成曲,余音绕粱。小街人早餐习惯清淡,而晚餐却习惯厚实。晚间的炊烟细水长流,小街结束了一天的疲惫,把幸福的声音搬上舞台,杯盘碟落,混着黄酒香和瓜子儿香的炊烟一点一点向远方弥散,若有夕阳,便是一轴世间少有的画卷了。

2020-09-24 14:25:34

笔会佳作(二):习惯与改变

顺风顺水的假象之下,一味跟随习惯这位向导,只会走向窒碍难行的死胡同。我们并非否定坚守的意义,也不是鼓吹没有原则地改变,但这种自我束缚而深陷囹圄的举动与坚定背道而驰,充其量它只是固执偏激以及不愿走出舒适圈的一种演绎方式。

2020-09-24 14:19:28

笔会佳作(一):对口相声《习惯与改变》(疫情版)

其实习惯容易养成,但也是可以改的,人不改掉坏习惯,怎么进步?本次疫情也是对人们能否改掉陋习的一次挑战啊。在这次疫情期间,一些患者咬护士,患者骂护士的丑闻层出不穷,这是陋习,得改,不改,只能被更多的媒体曝光。国人出国旅游,有关大声喧哗随地吐痰的段子也是屡见不鲜了,这是陋习,得改,不改,只能是被更多的人说笑。

2020-09-24 14:24:15

文心研学笔会特等奖作品展示(四)

陈先生的儿子年轻有为,在大公司上班。父子不在同一个省,因此很少见面。前两年,儿子回家时,带回一大箱子零件,三两下组装,一个机器人就站起来了。“爸,这是我们公司的新产品,有它陪伴您就不孤单了。”

2019-11-11 16:30:45

文心研学笔会特等奖作品展示(三)

2109年大年之夜。如今年味一年比一年浓了,传统春节再次繁荣了起来。投影烟花与片片雪花诉说日常,屋外光彩绚烂,屋内洋溢着家的温暖。 然而,却也有一家例外。

2019-11-11 16:30:21

文心研学笔会特等奖作品展示(二)

从我见到光明的那一刻起,老头就在我身边了。后来才听村里的人说,是他用攒了几个月的工资才买下我。 刚到村子的那几天,我过得十分无聊。整日躺在雕花的桃木盒子里睡觉,醒了就看看四周的“景色”——不过是老头屋里的陈没。泛了黄的墙皮在高温燥的环境下已脱落了大半,露出暗黄的土墙;被油迹和汗清浸逶的小马扎上几只苍蝇嗡嗡地盘旋;高低不平的水泥地角落还有蜘蛛与蚂蚁在欢腾。而我却被放在高高贡台桌上,与那些平时老头很少买的水果共眠。和下面的地方,如同两个世界。老头偶尔会摸摸我的脑袋,拍拍我肩上的灰尘,又去外面忙了。一开始

2019-11-11 16:26:33

文心研学笔会特等奖作品展示(一)

一条毒蛇正蜿蜒盘旋在光线阴暗的丛林深处,它漫不经心的吐着舌头,深不可见的眼睛却紧紧地盯着另一个方向,它的眼中映出的是亚当在偷吃禁果。 “轰隆”,雷声乍起,响应深邃的天空。亚当慌得一惊,半颗禁果掉在了丛林之中。时空在快速更替,原始人类狂野地在时光夹缝中奔跑,他们已在品尝那半颗禁果后渐渐地懂得了品尝食物。可是食物却在糜烂----随着丛林中压抑沉闷的空气氤氲开来。古人开始发明冰块、地窖来储存食物,可这本质上是不太管用的。直到后来人们发现了氟利昂,这种在30度以下就可以升腾的化学物质。它的确效果极好,在很长

2019-11-11 16:26:28

远方与脚下

凌晨,天光微暗,远山藏青,月亮和星辰还依偎在夜色中,尚未醒来。 我匆匆关掉闹钟,打开手机,有一条未读短信。 “北京燥热,对异客而言帝都不易居,务必保重身体,等你——远方友人。”窗户半掩,清风透过,夹杂夏日的辛甜气息,望着闪烁的屏幕,无言只相望。

2019-11-11 16:26:25

等雪覆山海

秦山海最近有些魔怔了。 究其原因,都怪他的地理老师。这么说,似乎有些太冤枉那位秃头矮胖的中年男人了。但其实也没错,若不是他心血来潮在晚自习上放什么劳什子纪录片,咱们的秦山海同学估计还跟往常一样每天撒开丫子乱蹦跶呢。 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。

2019-11-11 16:26:16
共20条记录1/2
首页